纸南针

好忙。死辽。

杀死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动物有多难

*一个小片段。
*原版sf,是女福福。
*标题有借鉴另一篇同人(非ut圈)《杀死一只鸽子有多难》。
*ooc、bug和私设,文笔很差请多包涵(鞠躬)。
————————————————————

  杀死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动物很难吗?
  frisk提问时sans正准备表演给人类一个余兴节目,听见这个问题后顿时愣住了。他左手还兴致勃勃地顶开番茄酱瓶的盖子,右手已经下意识回忆起他的指骨环绕在那脆弱的颈项上的感受。
  柔软的金色皮毛贴合冰冷的白骨,每一根细小的绒毛都在骚动着想逃离束缚。她清澈的金色眼珠里逐渐晕染开一抹艳红,淡黄的皮肤慢慢因为缺氧而涨红。
  sans只是个骷髅,他加大手上的力道,却感到自己的肾上腺素在猛的上升。沸腾的血液撞击着他的耳膜,这让他几乎听不见周遭的声音了,手下的小家伙微微张开已经变成浅紫色的双唇,他猜测到她大概发出了垂死的尖叫,她的喉咙里不断传出嘎啦嘎啦的声音,支撑脖颈的骨头不堪负重,向内塌陷的同时似乎还戳破了声带——她的尖叫断断续续起来,被血液和空气包围后变成了古怪的、杂乱的哨音,很快连这个也没法发出来了。
  无法言说的兴奋过后sans终于听见了她破碎的音调,苦恼的啊啊声依旧带给他振动的感觉,小小的喉部颤抖着,她的嘴唇也抖得像心脏跳动的频率,sans觉得自己也在发抖,因为某种隐秘的激动感。他握紧了手中纤细的颈项,居高临下的笑出了声。
  很疼吗?他轻轻的问,看着这只活泼的小动物咬死的牙、紧闭的眼和拧到一起的眉,她的脸颊被汗水濡湿,喉咙里的血向上蔓延,溢出了嘴角。sans帮她把鲜红的血抹上嘴唇,像一位真正的骷髅一样没什么感情地发笑:好孩子,下次做事前记得想清楚些。
  他抬起手臂骨,感受到她曾经有力的四肢的挣扎,湿漉漉的颈部毛发仍然痛苦地搔刮着压迫它们的白骨,冷淡地在审判之地站成一个虚无的影子。不管是她还是sans,都不知道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是的,sans也不会知道他接下来想做什么的。
  就像以鲜血充当口脂。这般古怪的行为全由本能决定,而不是骷髅先生那空空如也的大脑。
  说实话,sans很难完全想起那时候自己的想法,他也许想了自己的兄弟,也许想了某场愚蠢的实验,也许想了几张苍白的照片。或者更有可能只是想了一个双关笑话。毕竟他接下来又笑了,这次是一个惯常的、轻松又无所谓的笑。
  good"die",kid.他慢吞吞的说,挥手把蓝色的小灵魂摁在地上。巨大的蓝色光芒顷刻间炸裂了面前的地板,蒸发了所有可能有的血迹,只留下一堆活蹦乱跳的灰尘,借着风力匆忙四溢进各个微小的缝隙里,打算连存在感一起彻底消失。
  可能你的确是个够格的小狼崽。sans靠着龙骨炮坐下,盯着焦灰的地面发了会儿呆,突然自言自语的开口道。但我还是更喜欢兔子一点,当然小狗也不是不行。
  …………
  ……啊,这没什么难的吧,就算是凶猛的小野兽也没关系,连我这身懒骨头都能轻松搞定。
  frisk拍着桌子要他回答自己的问题,sans一惊,垂在身侧的右手骨做了个抓握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他重新感受到了那脆弱的颈部,但最后他只是一口气喝完了番茄酱,懒洋洋又有点得意地闭上眼眶,用轻轻松松的语气回答了她。

————————————————————
原本应该是结尾的,写不出来开头和中间就变成全文了(?)。
goodbye→good"die"。是我的智障双关。
好像又有点意识流了。好蠢x。
我是sb,没了。
谢谢观看鸭。

评论(4)
热度(42)

© 纸南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