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南针

好忙。死辽。

I love "you"

*是“你喊着别人的名字用失明的双眼看着我”的梗。
*第一人称福视角,大概是fell!sans×frisk。
*女福。
*史诗级ooc和私设,文笔爆炸求慎入。
——————————————————————
  
  我在熟悉的一片黑暗中醒来,鼻尖萦绕着恋人身上的酱料味,大概是发现我醒了,身旁的床单下陷的幅度微微增大,骷髅温冷的牙齿碰了碰我的额头——是每日的早安吻,他一贯沉眠,却总能在我之前睁开眼眶,在我刚醒时及时的给我一个亲吻。
  早安吻后是早安拥抱。其实这有点傻,我缩在他的臂弯里。不过谈恋爱的人们都是这么傻的,我想道,往他并不十分温暖的怀里挤一挤,摸索着去抱他。
  “……好啦甜心,下来吧,我要去做早饭了。”在他怀里蹭了一会儿后我听见他轻轻的声音,我还没回答就把我放到床上走了出去。唔,sans的步伐比往常快一些,他肯定脸蓝啦。我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了一圈,嘻嘻的笑了。
  不过sans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叫我甜心的?他以前不这么喊我来着,就算我们在一起了他最多也只是喊我“frisky”。趁着sans忙去了我自己穿了条纹衬衫跑去洗漱,现在sans对我的态度也很奇怪,就像我是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似的,我有点困惑的含着牙膏沫,咕噜噜的漱口时又忘了自己到底在困惑什么。
  算啦。我抽抽鼻子,好像闻到了很香的味道呢。
  “你……怎么出来了?我不是说了别乱跑吗?……会,会摔到的。”刚扶着墙壁走到客厅我的手臂就被抓住了,他好像有一瞬间显得很暴躁,但很快就恢复了懒散的语气,我被拉到椅子前摁着肩膀坐下,头发被手骨抚了抚,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由近及远,大概是去厨房了。
  四周一时间寂静下来,我细细的听了一会儿动静,无聊的趴在桌子上把脸埋到手臂之间,晃着腿想要找点什么以此来打发时间。
  下意识的在脑海里勾勒sans的模样,他肯定是个又矮又胖的骷髅吧?他那——么懒!我尝试想象一个中年宅大叔的样子,忍不住被自己逗得笑了起来。我常常会想这个问题,不仅仅是sans,我真的好想知道怪物朋友们的长相……
  碗碟接触木质桌面的响声打断了我的思绪,一把小勺子被塞到我的手里,随后是桌对面椅子被拉开的拖拽声,“烫,你慢点吃。”sans的声音很低的传过来,我点点头,丝丝缕缕的热气扑到我的脸前,我用勺子慢慢舀了点碗里的东西——粘稠的流状液体,是粥。
  sans做的东西味道和以前也不一样了,浅淡的辣味混着更浅淡的酸甜顶替了浓烈的酸甜气味,他以前可喜欢往饭菜里乱加番茄酱了,啊真是的,明明他根本就没那么爱吃那玩意儿。我小口小口喝着粥,脑子里的思绪又飘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去了。
  吃完早饭后我喜欢在家里走一走,摸摸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什么的,我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了解这个世界了。sans不怎么让我一个人待着,他会扶着我帮我引路,还会给我做一点讲解,倒是蛮好玩的。
  下午天气很好,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很舒服,我昏昏欲睡的靠在sans身上,听他给我念一本我在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硬皮书。
  那应该是本童话书,我听见了一个被星星治好了眼疾的小怪物、一个和一朵小花儿交了朋友的小怪物还有一对儿互相吵架的兄弟的故事。怪物的童话听起来其实比人类的童话有趣的多,或者只是我对人类的童话太熟悉了?sans正在翻书,我伸手去抱他的腰。最近很冷吗?我拽着他的高领毛衣,隐约嗅到了一丝芥末的气息。
  “很久很久以前……”“sans,我可以出去玩吗?”他开始讲下一个故事,我却想起来些别的什么,“我好久都没有出去啦……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把衬衫换成毛衣的……”带着撒娇意味的抬起头,我回想着alphys告诉我的东西,做出可怜巴巴的神情。
  会起作用吗……?我一边调整面部表情一边用手臂搂住他的颈椎骨把脸贴近他,alphys说动漫里的女主撒娇时都这样。
  “……不行。等下,你,你靠太近了……”sans的声音有点发抖,手骨把我的脸推远了些,“只是想穿毛衣罢了……t,tori他们出去了,现在外面也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果然不行。我撇撇嘴,mom都出去一个多月啦,他们去哪儿玩了?“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太远了所以没法带你去,但应该快了,很快就会回来了。等春天到了我带你去采花好不好?”可能我脸上闷闷不乐的表情比较明显,sans软着语气添了几句话,弄得我又有点想笑了。
  我将头抵在他的肩窝处,小声的笑起来,“当然好呀,只要能和sans一起,做什么都好,最喜欢sans啦!”sans会害羞吗?我几乎是得意洋洋的说完话,期待的想象着那样的场景,为了这种小事没来由的高兴起来。
  但sans的反应不太对劲。“我知道。”他缓缓搂住我,手骨用力箍在我的腰上,一段时间的沉默后他轻轻的开了口,“我知道。”他又重复了一遍那句话,声音是莫名的低,就像在压抑着什么一样。
  “……想接着听故事吗,甜心?”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我点点头乖乖坐正身子,把心里泛上来的慌乱压了下去——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sans外套上稀薄的番茄酱味和他所讲述的温暖故事略微安抚了我,也许……是错觉吧。这样想着重新钻进sans怀里,我轻轻叹了口气,很快又有点满足的露出了笑容。

——————————————————————
我知道这个fell的性格真的很ooc……但这真的是有原因的!
嗯这个想求个评论啦……就是感觉第一人称怎么样我写的还ok吗之类的,还有背景设定能看出来吗?如果可以我后面还会接着尝试的w。
有不懂的可以问我会回答的!如果我真的写的很烂完全看不出背景是怎样的话也可以说,我会把大概设定贴出来的!

好了现在我知道我写的很烂了_(:з」∠)_以下是背景和私设:
这个福是原版福。和原杉是恋人关系。她以为fell杉是原杉。←fell杉知道这个事。
所以fell杉一直在压着自己的性子去模仿原杉,而且他把外套换成了原杉的(对没错原杉死了),以免福发现什么。
原杉会是这种ooc的性格(……)是因为这个福看不见又的确是个好孩子,所以原杉一直蛮护着她的(不管是恋爱前还是恋爱后)。
fell杉本身是暴躁且会因为福的靠近紧张的,但这个福因为失明之类的原因知道的信息非常少,所以愣是没发现。
所以这是一个此sans非彼sans的故事(bu)。

我……我觉得这样应该就能看懂了吧?ff不让写同人文的你们不要吓我我怕被人怼_(:з」∠)_这真的是fell杉不是ff杉啊(哭)我记得我也看到过fell杉叫福甜心的啊……

评论(9)
热度(88)

© 纸南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