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南针

好忙。死辽。

噩梦

*是underworld的pf。

*对,辣个猎奇的au的pf。

*正好这个就当之前文手挑战10热度的随笔好了……em毕竟我不会写随笔。

*嗨呀这个排版会不会好一点?

*私设有,ooc有。

*文笔……没有。

——————————————————————

  “拜托……frisk,说真的,我觉得我们该走了。”flowey不安的转动花茎看着周围,压低声音催促着。

  “那些怪物随时可能会来到这里……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对吧?”小石子滚落的声音吓了flowey一跳,他抖动自己残破的花瓣,几乎是神经质的颤抖着,再一次重复道。

  大量液体不断的滴落在地上,发出稀里哗啦的水声,flowey必须仔细倾听才能听到frisk的声音。

  “抱歉……可是我没办法让他放开我。”frisk轻声告诉flowey,疲惫的叹了口气。

  ta的身体被两根肱骨紧紧圈住,摁在骷髅脏污的衣物上,头部靠在被染的灰灰的颈椎骨旁,破损的衣物也因此沾上了灰黑色的液体。

  frisk有做过让他放开自己的尝试,但这个已经无法辨出原先模样的骷髅——papyrus,既听不见也看不见,他只是固执的站在那儿,紧紧的搂着frisk,幅度很小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

  “……”flowey好像骂了句什么,frisk费力的从papyrus的胸骨上撑起身子,刚张开嘴就被啪的摁回原处,“flowey你等等……也许再过一小会儿他就会放开我了……”frisk龇牙咧嘴的挣扎了一下,很没有底气的安抚flowey。

  “你tm……你忘了之前那个垃圾袋是怎么追杀我们的吗?!我们现在还在雪镇!要是被他发现了我们就要玩完了!!”哦……flowey的确骂了一句,frisk这次听清了,大概是因为恐慌和气愤,他少有的加大了音量,气急败坏的嚷了出来。

  虽然话音刚落他就抖了一下,乱七八糟的把友谊颗粒围在自己身边,试图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免遭突然的袭击。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除了水声再无一点声音,frisk沉默的靠在papyrus身上,即使不回头ta也知道flowey此时的状态:充满恐惧的颤抖着,叶子捂住“脸颊”,白色子弹紧贴在身上,做着完全无用的防护。

  自从这场噩梦开始,ta已经不止一次的看到了flowey这副样子,似乎异变除了让他的长相略微改变,同时还摧毁了他的精神。

  那怪物们呢?他们也这么痛苦吗?frisk想起那些扭曲的形体和面貌,想起那些杂乱无章的攻击和尖锐的嚎叫。papyrus的颈椎骨还在朝下淌着液体,有一些沾在了ta的手上,冰凉的触感让ta打了个寒颤,心渐渐沉入了谷底。

  “p,papyrus……”frisk的话像是从喉咙里硬挤出来的,ta紧闭着眼睛,艰难的试图将道歉的话完整的说出来“抱歉……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ta没指望这能有什么用,ta只是突然意识到……ta究竟犯下了多大的错误。

  在这个噩梦般的世界徘徊了许久,ta终于第一次意识到了这些。

  然而腰腹部的力量猛然消失,直到跌坐在地上那一滩灰黑液体里,frisk才堪堪反应过来。ta抬起头,papyrus正在拼命挥舞自己的手臂,颈椎骨乱甩,将周围弄得一团糟。

  ……他在干什么?他想表达什么?

  frisk不知道。

  ta跌跌撞撞的爬起来,一把抓起flowey,咬紧牙关头也不回的向瀑布的方向跑去。

  ta知道接下来会遇见谁,ta也知道自己绝不会放弃。

  一定,一定要将这一切恢复原状。

  *这一刻,你充满了决心。

——————————————————————

emm最近可能会消失一小段时间……我知道没人关心啦我就是嘀咕一下(小声bb)。

评论(2)
热度(47)

© 纸南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