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南针

爽了。

帕福恋爱日常

*是30fo点文。@吉田伊布 感觉我真的拖了好久……抱歉啦qwq
(可能还会有个小番外之类的,不知道您想不想看……)
*emmm结果好像正好和@吉田伊布 的条漫撞了_(:з」∠)_场面很尴尬我觉得你们可能也可以把这个当成那个条漫的文版……但这真滴是我自己想的orz。
*女福。
*这个帕有一点点黑。真的只有一点点!
*糖,那么大的糖(比划)!
*我本来想赶情人节发的……没赶上qwq
*私设有,ooc有,辣眼小学生文笔慎入。
——————————————————————
  
  有一个骷髅恋人是怎样的体验?
  和他同床共枕会让你觉得寒冷吗?他是否不太聪明常常让你感到失望?当你们一同出门时会有很多人盯着你们看吗?还有,骷髅没有嘴唇和小○○,你们是否无法亲吻彼此和【哔——】呢?
  作为一个在地下就和某位高个骷髅约过会,而且后来和他早恋(咳,别让toriel知道这事)的人类,frisk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
  骨头架子也可以是温热的,骷髅会比人类还活泼聪明不少,而在怪物和人类和平共处的现在,一个怪物恋人并没有那么引人注目。
  什么?最后一个问题?抱歉,frisk并不能理解它。而且你觉得这个问题适合说给孩子听吗?
  “如果你们非要给frisk科普那些奇怪的东西,那么伟大的papyrus就得让你们看看我的特殊攻击了!”papyrus捂住frisk的耳朵,一向开朗的嗓音里多了些危险的意味,他思索着什么,歪着头眨眨眼眶,“不过伟大的papyrus可以解答这个问题哦。”他竖起一根指骨,露出神秘的微笑。
  “魔法当然可以解决一切。”
  
  frisk喜欢和自己的恋人待在一起。不管是一起出去玩还是在厨房研究意大利面的新做法,或者就只是在他的房间里来一场小小的约会,都会让年轻的人类感到甜蜜和幸福。
  “papy,你是要这种酱料吗?”她拿着一瓶颜色奇怪的东西问,眯着眼仔细研究上面的说明,“这个应该是你要的苹果酱……啊,说起来可以加点花进去哦?”“我想应该是?你把它放在桌上就好啦!花我觉得弄成泥混进酱料里比较好,但也可以放几片在面上!伟大的papyrus特制意面当然是要有新意的!”papyrus兴致勃勃的把面条一根一根扔进锅里,连厨师帽歪了都顾不上去扶一下,他像一个真正的大厨一样摆着手,示意frisk将瓶子放到自己手边。
  人类果然很有烹饪天赋!伟大的papyrus喜欢的总是最好的!papyrus满意的看着面条咕噜咕噜的在锅里翻腾,啪地把火开到最大,翻出另外一个碗制作『papyrus特制酱料』。这种酱料独一无二,只有伟大的papyrus才能制作出来,而且每次原料和最终口感都是不一样的。
  当然,制作的方法也非常简单——
  就是瞎jb做(划掉)非常随性的做。
  “wowie!frisk你真的超有想法的!”听从frisk的提议往碗里又扔了一大捧粉色花瓣,papyrus一边用力搅拌(由苹果酱、各色花瓣、胡椒粉……等等组成的)不明粘稠液体一边称赞frisk,又在人类少女的要求下亲了亲她的额头,这让papyrus一直到把酱料倒在面条上时头骨都微微泛橙。
  他端着盘子快步走出厨房,“sans!来尝尝伟大的papyrus的新品种意面!!”声音大的frisk在厨房里都能听见。“呃bro……看上去你又尝试出一种新的酱料……”“是frisk和我一起研究出来的!frisk真的很有天分!你觉得怎么样?”“哈,是吗?我想……这……蛮,蛮好的。”sans一脸扭曲的捏着叉子,作为一个骷髅,他觉得自己需要洗胃……
  在frisk开始参与papyrus的烹饪后,sans很快搬出了他和papyrus的公寓,表示自己要另寻住处。
  “heh bro,我觉得你和frisk需要更多的空间。我也是。”这可能是sans动作最快的一次,他只用了半天就打包好了所有东西。要知道当初离开地下时,他花了一个月时间都没弄完。
  “nyeh,为什么sans会突然要搬出去?真是奇怪……”papyrus对此疑惑万分。frisk趴在他怀里,手指轻轻拽着他的红围巾,“谁知道呢?也许sans也想找一个女友了吧。你看,sans年纪都那么大啦,肯定也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呀~”她蹭了蹭papyrus的手臂骨,唇角一挑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frisk:计划通:D)
  
  在冬日的暖阳下和喜欢的人一起散步是最好的啦!
  “mom我可以和同学出门玩吗?啊啊是的,最近和一个女生玩的特别好!我我我我出门啦!”frisk溜到门口,顶着toriel怀疑的目光表示自己想出门散步——当然是和同学一起!当然是女同学!什么妈你问我手背在后面干什么?当然是因为我最近很喜欢这个造型啊!!!
  ……咳,总之最后还是成功出来了。
  哇啊啊啊要迟到了!frisk一路小跑着冲到papyrus面前,气喘吁吁的把手上的小盒子塞给他,“回家再看!”还很蛮不讲理的提了要求。
  papyrus很茫然的看看她,乖巧的点点头,“好。”把小盒子放进口袋,抓住她的手晃了晃,“走吧frisk!”papyrus今天穿了白色的毛衣和黑色的长裤,还围了一条很长很长的红围巾。好像……有点帅……frisk偷偷观察着恋人,脸颊有点发红。
  “……阿嚏!”毕竟是冬日,哪怕太阳挂在空中也不会有多暖和,frisk出来时太急,也没穿太多,不一会儿就瑟瑟发抖,打了好几个喷嚏。
  “哎?frisk很冷吗?”“我没事啦……”“可是你在发抖!”“真的没事……”“你的手比我还凉!”“……哇papy你做什么?!”“这样就不会冷啦!”长长的红围巾被papyrus围在了两个人的脖颈上,他们的脸颊因此靠在一起,frisk只要转头就能碰到papyrus的面骨,papyrus很认真的用自己的手包住frisk的手,笑容灿烂,“你看,这样就不冷啦!”
  “话说frisk的小盒子里装了什么呀?是礼物吗?”“我们俩的小玩偶……”“nyeh?”“……反,反正你回家看了就知道了!”

评论(8)
热度(38)

© 纸南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