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南针

爽了。

the puppets

*可能是刀?其实我觉得是糖啦x
*英文渣非要拽英文错了请见谅
*cp是cf,原作向,私设猹福都是女孩子。
*啊!百合!好吃!(ntm)
*最开始的脑洞是这样的,写的时候整个乱了……欢迎收看只有脑洞没有文笔系列qaq。
  “frisk,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一样受人操控,一样身不由己。可是你看,我还没放弃,所以你也别放弃好吗?”
  chara的名字由玩家决定,frisk的身体受玩家控制,旁人至少拥有完整的自我,她们却永远无法得到自己的全部。
*私设→屠杀线猹福只能观看设定,屠杀的只有frisk的身体。和平线猹福被锁在frisk身体里设定,她们无法干涉身体的任何举动。
睁眼福,私设红眼。
奇怪设定:福的身体的眼睛被线缝了起来。
*ooc,辣眼睛的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

  “It's a beautiful day outside,birds are singing,flowers are blooming,on days like this,kids like you……”
  “should be burning in hell.”
  蓝黄交错的光芒在骷髅的右眼眶中亮起,冰冷的直视着对面面无表情的人类孩子,恨意太明显,以至于剩下的那些疑惑根本没被那孩子察觉。
  是的,除了对这位小杀手的深深痛恨,sans同样感到疑惑不解。
  frisk曾经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孩子,这一点哪怕是sans也得承认,她温和而善良,永远充满着决心,面对任何困难都不会轻易地放弃,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拯救所有的怪物,带领着他们离开地底。
  当他们站在悬崖边上时,sans甚至开始觉得frisk是个很棒的孩子了,也许一切终于可以变好了,sans这样告诉自己,也许这一次他该选择相信了。
  那时候一切显得都那么完美。
  那时候。
  可真是奇怪,明明他应该意识到了这是个肮脏虚伪的小骗子,以仁慈为假象的血腥的小混蛋,心里却依旧有一点疑惑,就好像面前的不是frisk——不应该是frisk——而仅仅是一个披着frisk外皮的木偶,他甚至觉得自己能看见这个“frisk”关节处缠绕的丝线。
  heh,他在想什么呢?sans自嘲的笑了笑,冲对面的孩子摆摆手,“now,here we go.”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哎。”“你是在做梦吗。”高空中frisk冷眼旁观着这场战斗,chara倒一直显得兴致勃勃,时不时提出两句自己的见解,被frisk冷冷的反驳就很尴尬的笑笑。
  下方的战斗始终在进行,人类已经被龙骨炮和骨刺逼得读档几十回了,而离sans的战斗流程结束还有一半多。chara终是感到了一丝无聊,调转身子去撩闭着眼睛像是在养神的frisk“嘿frisk,我亲爱的partner~理我一下啦~别那么冷淡嘛~~~”声音腻的像在蜜糖里泡过似的,chara说完自己都有点受不了的吐了吐舌头。
  “……chara你让我感到恶心。”不出所料frisk露出嫌恶的表情,红眸冷漠的扫了下方一眼,罕见的露出了一点微笑“哇哦,看,快到你上场了呢。”战斗已快进行到尾声,sans懒洋洋的摊着手,一副快睡着的样子,“那这位玩家狠,连饶恕都没试试。”chara也向下看去,吃吃地笑“或者他——她?——看了攻略,知道这是一记背叛杀。”
  骷髅的声音越来越低,眼眶缓慢的合上,头上也出现了“ZZZ”的符号。人类孩子逐渐展露出病态的微笑,脸颊两侧染上红晕,握着刀走上前。
  “啪”“哇,你不会以为你真能砍中”“啪”
  “……我,我想这就是最后了,heh?”chara立刻龇牙咧嘴的模仿起sans的语调,又做出呕吐的动作,“不管看多少次我都觉得看自己的身体砍人好诡异啊……不对,看自己的身体做什么都很诡异,frisk你到底怎么忍下来的……”“嗯。”完全没有回答问题的意思。
  人类离开了审判殿堂,走向王座。
  “来杯茶吧,我们没有必要战”“啪”“我可以帮忙!求求你别”“啪”×8。
  四周一片漆黑,人类重新垂下了嘴角,她的对面站着微笑的人类。
  不知道听了多少遍的对话再一次响起,chara这一次实在没心情去插科打诨了,她假装盯着前方,余光却偷偷看着frisk——frisk看上去好烦躁的样子……自从这条屠杀线开始后frisk就这样了,可是她们明明已经看了屠杀很多回了啊?
  作为互相陪伴的同类人,chara自认为蛮了解自己的partner:温和的过分的女孩儿,虽然说话有时候带着讽意可还是个很好的人。像最近这样冷漠又嘲讽句句戳人痛处的样子她还从没见过。
  也许等这次屠杀结束后该去问问她,chara想,她真的很担心frisk。
  frisk最近很烦。
  她不想看见自己的身体自己移动,她从来不喜欢这样,那让她感到恶心,不管玩家走的是和平还是屠杀,她都感到恶心。
  可是她不得不这样做,一直去看着,感受着。
  屠杀并非本意,和平也并非初心,那名叫frisk的少女活在这世上有什么意义呢?就为了落入地下,把自己交给玩家来操控?
  如果这就是她活在世上的意义的话,那也未免……太可笑了吧。
  也许chara可以不在乎,可是她不行。
  可以的话,真想去死啊……灵魂也彻底死去的话,就再不用看见这些所恨的了。这场游戏开始前frisk抬头看着金色的continue和reset,第一次有了这种想法。
  她不是故意要嘲讽chara的。迁怒是不对的,这一点frisk很清楚,只是她实在控制不住。
  痛苦,绝望,迷茫,恨……这些负面情绪填满了她的整颗心脏,她几乎时时刻刻受着煎熬,这使她根本无法冷静。
  “啪嗒”东西滚落在地的声音,frisk低头在地上摸索了下,是她的身体,那具木偶。“玩家选了毁灭,现在应该是把游戏给关了。”chara的声音突兀的在身旁响起,她手上应该也拿着她的木偶吧。
  这一次要在这里等多久呢?下一次会是和平还是屠杀呢?frisk下意识想道,又听见chara犹豫着问她“嘿frisk,我想问问你……嗯……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问这个干嘛。”“没没没什么啊我就是随便问问嘛frisk你别想太多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是有点担心你啦你最近看起来很烦躁的样子啊身为你的搭档怎么能不帮帮忙呢哈哈哈哈哈。”
  听起来就好心虚,frisk低着头漫不经心的抚摸木偶,指尖触及眼睛上纵横的线顿了下,握着木偶的手指收紧了。
  chara仍然在喋喋不休的试图掩饰什么,四周很黑什么也看不清不过frisk觉得她肯定是一边抓头发一边红着脸傻笑的样子,平常她会觉得很好玩,现在她却没心情。
  心脏又开始翻江倒海的躁动,所有的话都冲到了喉咙口,纷纷攘攘的想出来,而frisk的确这么做了。
  她站起身,冷冷的阻断chara的话头:“够了。”语气也是冷冷的,像雪镇里铺天盖地的冰霜,“你想听?你想听我就说给你听!我最近是烦躁我已经受够了那些玩家了我不想再看到自己的身体做出任何事情不管那是饶恕还是屠杀我讨厌那样我恨那样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始终能表现的淡然处之甚至还和我开玩笑可是我不行我做不到!”木偶被扔到一边,frisk用力抹了把脸,把莫名其妙流下来的眼泪抹掉,声音很轻的开口,“抱歉chara,我不想这样子的……我只是……我最近不太对劲……我想我应该一个人冷静一下。”
  她转身,没走两步就被拉住了胳膊,接着是一个冷冰冰的泛着巧克力味的拥抱。
  她听见chara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没事的frisk……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chara的声音顿了顿,“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承诺。”
  没有声音,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chara很耐心的等着,手指交错,把frisk紧紧的搂在怀里。
  “……我没想对你发火的……我只是……很难过……”长久的沉默后frisk还是开了口,chara能感觉到胸口的衣服被濡湿了,“我不知道……我真的好痛……”她哭的整个人都在颤,声音也断断续续的,“我的眼睛……被缝了起来……我总是梦到……我不知道为什么……那真的很痛……”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不知道我活着有什么意义……”抽泣的声音从胸口处传来,chara用手一下一下抚摸着女孩的背,语气温柔的哄她,“那只是噩梦罢了,都会过去的frisk……活着怎么会没有意义呢?总有一天你会找到的,那一定会是个很棒的意义。”
  “不想看就别看啦,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frisk。”
  那天frisk哭了很久,chara一直抱着她哄她,还给她讲故事。
  嗯,chara自己的故事。
  故事讲到一半玩家来了,frisk当时已经不哭了,抱着她的腰心疼她,chara停了声告诉frisk下次再讲,又语调轻松的笑frisk像只小花猫。
  这个玩家选的是屠杀线。
  “哇chara你干什么!”“闭眼闭眼frisk说好了不想看就别看的乖啦!”chara用手捂住frisk的眼睛,声音温和动作强硬,她盯着frisk掩在头发中的耳朵,唔,好像有点发红。
  是害羞了吗?
  啊,超可爱。

——————————————————————
写到最后整个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玩意了。
有bug我的错,ooc我的错,前言不搭后语我的错。
猹福都好孩子不背黑锅:D!
考完试文笔更辣眼了难过_(:」∠)_

评论
热度(62)

© 纸南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