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南针

好忙。死辽。

【underfell】酒

*我尽量按我所知的fell一设来写了
*关于福怕sans这点,大概是可以归结为气势之类的吧,小孩子比较敏感什么的x。福喝的酒原型是百利甜酒,度数17左右,香气浓郁,口味偏甜,后劲较大,至于颜色是我瞎写的qaq
*尽我全力不ooc(然而还是ooc)
*私设有,小学生文笔辣眼慎入
——————————————————————
  
  雪镇,地如其名,常年空中飘着雪花,地上被厚厚的雪覆盖。
  frisk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发呆,不知道flowey在家里怎么样……ta瘪着嘴想,一听说要来骨兄弟家开聚会他就坚决拒绝了frisk“我们一起去玩吧”的提议,坚持留在家里和toriel友好相处。
  骨兄弟家里还是很温暖的,papyrus的厨艺也让人放心,所以toriel并没有阻拦,只是叮嘱了papyrus别给frisk喝酒就放行了。
  听papy说,sans好像是去烤尔比了,得承认这让frisk松了口气,很奇怪,虽然sans没对ta做过什么太出格的举动,但frisk心里一直对sans有些戒备。
  先不说那笑怎么看怎么假,自从sans吓哭过frisk几回后,frisk可以说是躲着sans走,一见到他就往离自己最近的人身后躲,没人就找障碍物,反正尽量避免和sans碰面。
  可那毕竟是papy的兄弟……也许ta还是该试着去和sans好好说话?papy的哥哥应该也不坏吧?
  可惜flowey不在,不然还能找他商量一下,frisk叹了口气,不过flowey对sans的印象一直不好,商量的答案显而易见……等等那是什么?!ta猛的把脸贴到窗户上,那个黑乎乎还带了点金色反光的影子……sans?他回来了?
  全身的肌肉下意识紧绷,条件反射的想跑,frisk唰的站起来又犹豫着趴回原处,手心因为紧张有些发粘。不行不行不行frisk你要试试!ta用力拍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sans老早就听papyrus说今天会带人类来家里玩,所以他今天难得的没懒洋洋的待在房间里,而是跑去烤尔比搞(敲诈)了几瓶酒回来,也许这次可以骗小鬼尝尝这玩意儿,要是醉了的话大概就没法再躲着他了吧,sans晃着手上的瓶子心想,他可超期待小鬼醉了后的表现呢。
  那小鬼大概又躲到papyrus房间去了吧,啧,真不知道ta干嘛这么躲着他,难道他很可怕吗?
  结果进了门一看,frisk很少见的没有一看见他就消失,趴在窗台上好像在看外面的雪,听见声音还回头打了个招呼。
  虽然这句“s、sans你、你回来了啊……”相当勉强,而且sans注意到frisk的身体一直是紧绷的,随时准备跳起来逃跑的样子。
  像是见到狼的小兔子。
  切,搞的自己跟恶魔似的,sans啧了声,径直走进了自己房间。
  几分钟后他端了个杯子又出来了。
  “喂小鬼,喝饮料不?”乳白色的液体透过杯壁映射出柔和的光泽,散发着甜蜜又辛辣的气息,sans尽量放柔了声音问frisk,手骨轻轻摇晃着杯子。
  “……”“只是普通的饮料而已啦,我特意从烤尔比拿的,你还不能喝酒吧?”“我、我……”“尝尝而已又没什么,就当给我个面子怎么样?”将杯子塞进还在犹豫的孩子手中,sans冲frisk笑了笑,示意ta尝一尝。
  话根本没有说完的机会就被打断,frisk有点懵的捧着手中的杯子,低下头看里面打着旋儿的液体,小心翼翼的凑近舔了舔。
  唔……好像,还不错?这样想着又小小抿了一口,奶茶一样的口感,带着微微的辣味,总之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之前果然是对sans有偏见……是和papy差不多的骷髅呢……frisk很愧疚的在心里自我检讨了一番,非常真诚的对sans道了谢。ta并没有注意到sans眯着眼眶打量ta的动作,从未喝过酒的孩子根本就没意识到ta到底喝的是什么。
  ta翻身从窗台上坐了起来,迷茫的晃着腿。
  头好像有点晕……还沉沉的……
  “小鬼你没事吧?脸怎么那么红?”有很熟悉的声音在问什么,frisk勉强抬起头,捧着脸冲sans傻笑“没有啊……sans你怎么变成四个了……”好了醉了,sans很满意的笑了起来。
  他把面前的孩子从窗台上抱下来,拉着ta往沙发那儿走,平常frisk对他戒备很深,现在意识都模糊了也躲不了,他终于可以放肆一回了。
  孩子踉跄着扑倒在沙发上,一张包子脸鼓鼓的,抿着嘴唇很委屈的看着他。sans懒洋洋的瘫在沙发上,顺手捏了把frisk的脸,手感真好,他感叹着。
  又揉了几下,孩子呜咽着去扯他的手,反被拉住手带进了骷髅的怀里。哪怕有厚厚的外套和毛衣包裹,骨架仍然是坚硬的,frisk又是被一下扯过去的,还没坐稳揪着sans毛绒绒的领子眼泪就掉了下来。
  毕竟是胆小的孩子,哭也不怎么出声,死死咬着嘴唇,抽着鼻子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哭狠了也只是发出一点点吸气的声音,除此之外安静的不行。
  “OMFG……小鬼你是水龙头还是什么啊……shit……行了行了别哭了!”sans其实不怎么想管的,小孩子都爱哭。可frisk一哭就哭个没完,他再不管管他的衣服都要湿透了!
  指骨大力抹去孩子的眼泪,把ta的眼角擦的红红的。sans本想发火,眼眶里猩红的光对上frisk小兔子一样无辜的表情半晌还是熄了下去。“……啧。”他调整了坐姿,盯着frisk的脸,突然伸手去扒拉ta的眼睛,“说起来小鬼,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一直紧闭的眼睛被迫睁开一条细缝,露出些许金色,因为刚哭过的缘故蒙着些雾气,像蒙尘的宝石。
  sans露出惊讶的神情,他可没想到这个总喜欢哭的小鬼有那么漂亮的眼睛。
  “sans!!你是不是又喝酒了?!”papyrus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sans手一抖,赶紧把frisk放到旁边,回头刚想说话就看见papyrus站在沙发旁边“sans你他X的对人类做了什么!人类脸怎么那么红!你给ta喝酒了是吧?!”“……我什么都没做boss你可不能凭空污蔑骨啊。”“那,这.是.什.么?”papyrus指着窗台上的杯子冷笑。
  卧槽忘记毁灭证据了!被丢出门外的sans骂了句脏话。
  “sans你给我滚出去!!邪恶的papyrus做的承诺就这么被你给毁了!!!你他X的知不知道人类还没到能喝酒的年龄啊!!”他还是被papyrus一脚踹出去的,要不是这次他的确理亏sans肯定又要和papyrus打一架。
  从雪地里爬起来sans决定去烤尔比消磨一下时间,反正“邪恶的papyrus”就算生气也不会超过一天,他拍拍外套上的雪,向烤尔比走去。
  手骨抬起挡了一下他微红的脸,sans笑着想,不过没想到小鬼醉了那么可爱,这一次还是蛮划算的。
  papyrus则遇到了难题。
  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醉酒的人。
  sans醉了papyrus是从来不管的,就算管也都是骂或者揍的那种,这种情况他是第一次遇到。
  犹豫好半天后他决定让人类在他房间睡一会儿。
  把frisk抱起来向房间走,注意到人类脸上的泪痕和通红的眼角,sans又他X欺负人类了,难怪frisk每次看见他就要躲,papyrus不爽的啧了一声,刚刚把他踹出去算便宜他了,自己应该再给他几骨头才对。
  把frisk放在床上准备出去,环境安静点儿可能会比较好?papyrus想。
  刚转身就被扯住了披风,人类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小声恳求着亲近之人的陪伴,没得到回应睫毛一颤眼泪就要往下掉。
  “邪恶的papyrus才懒得和你这种人类计较!但人类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乱动你就完了!!”虽然语气很凶动作却很小心的把孩子搂进怀里,感受到人类立刻抱紧他又轻轻蹭了蹭的动作冷哼一声闭上了眼眶。
——————————————————————

  woc这个写的超长啊……所以swap的大概会比较短xd(喂)。
  偷偷添个后续:
  (第二天)
  frisk:头、头疼qaq
  papyrus:sans还对人类做了什么?!果然昨天对sans下手太轻了么……【沉思】
  sans: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干啊boss这tm是宿醉后的正常反应好吗!!

  听说lof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规矩我不是很清楚但怕被封号xd所以脏话拿X代替了下,这个X不是妈就是娘啦哈哈哈。
  对不起我文笔辣鸡辣了所有人(包括我自己)的眼(豹哭)!!这点我超清楚的所以要喷的话温柔点好吗qaq
  啊啊话说最近正好就在下雪哎!感觉真的很像雪镇啊!!

评论(9)
热度(137)

© 纸南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