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南针

爽了。

我只是想离开这里罢了

*尝试写意识流然而只是又一次瞎写x
*原版福中心,无cp向。
*好,好像是刀。
*设定大概就是福每死一次都会有一个死去自己的亡魂跟在ta身后。这些亡魂大多数时候只是跟随,不说话亦不动作,而有时候,他们会突然的躁动起来——为了杀死frisk,为了,新的同伴。
*ooc,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
  离开地下的旅程,顺利又不顺利。
  我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再带着身后成群结队的亡魂离开。
  浅黄色的花朵旁站立着颊染红晕笑容浅淡的幽灵,ta看着我,话语轻的像一滴水,转眼便消散在空气中。
  ta站在我身旁看着我的身体被小小白白的子弹撕裂,高大的羊形怪物温柔的牵着我的手。
  遗迹的主色调是紫色,非常漂亮的颜色,我喜欢那些深深浅浅的紫。啊,还有那些小怪物们,颜色迥异大小不一长相也各不相同,他们又活泼又可爱,友好的我简直招架不过来。
  所以对于将大片大片的血液洒在遗迹里这件事……我真的感到很抱歉,可是已经存了档所以哪怕死去也无法再改变什么了。
  离开遗迹时我的身后多了几个亡魂,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条纹毛衣也已经黑的不成样子,好像还能闻到肉烧焦的气息,我抖着身子接受来自温柔的母亲的拥抱,巨大的爪子搭在我的肩上……嘶,好疼。所以我现在的样子大概也不比亡魂们好多少吧。
  雪镇地如其名,铺天盖地的雪花和冷冰冰的温度,还有,嗯,苍白的骨头?
  “heya,你好啊,我是sans,骷髅sans。”sans把自己的出场搞的神秘十足,他从我身后慢慢走来时我还觉得他肯定和遗迹的怪物一样热情。
  结果他是个和雪镇气质很相符的怪物。
  冰冷淡漠,哪怕他一直在微笑,尽力友好的和我说话,成天懒懒散散,我也能从他黑漆漆的眼眶里看出来。
  他根本不在乎我,以及我的死活。
  而他的兄弟则热情过度了,我拎着自己的断臂一瘸一拐的躲避着骨头,血从我的头上流下来,我的视野模糊不清,差点自己一头撞到骨头上。
  “捏嘿嘿!伟大的papyrus……”名叫papyrus的瘦高骷髅愉快的叫嚷着,我自暴自弃的举起还能称得上完好的手臂冲他调情——我记得他好像很喜欢意大利面。
  他给了我战斗与否的选项。
  身后响起窸窸窣窣的笑声,尖锐的骨头戳穿我的心口,把我狠狠钉在了地上。我实在没有力气去躲闪了,我望着远处的断臂断腿,我的内脏杂乱的堆在我的身侧,我的灵魂也快不行了,我只剩1点血了。
  真不知道他干嘛不干脆点杀死我。我冲papyrus摇了摇头告诉他我不想战斗。
  瀑布的回音花记录下我死前的惨嚎,undyne和papyrus不一样。她充满着杀死我的决心。
  亡魂冰冷的手狠狠推着我,我摇晃着倒在喷涌而出的蓝色长矛中,亡魂们指指点点的看着我,神色呆滞。
  身上被斧头砍的破破烂烂还满是刀伤的亡魂和满身破洞心口插着一根长矛的亡魂关系好像很好。
  被岩浆和发热的蒸气灼伤致死的亡魂更喜欢和皮肤焦黑遍布烧伤的亡魂待在一起。
  亡魂也会有偏好啊……
  身体被抓住无法动弹,只能承受着炸弹和小机器人的攻击,我勉强摆出一个酷炫的姿势,偏头看着那些亡魂发呆。
  其实他们还是很团结的,得到新同伴——被蜘蛛们啃食的只剩些许肢体,以及失去了一半面颊身上伤口都是三个洞三个洞连在一起的亡魂——显然让他们开心的要命,七手八脚的一齐把我摁在变身电视机的小花面前,如此迅猛的行动真是头一回见。
  和papyrus还有undyne约会时我一直感到浑身不自在,曾被毫无怜悯的切开的躯体止不住的发颤,我几乎控制不住逃跑的冲动了。
  怎么说呢,比起真正的,切实的伤害,我真的觉得sans的“横尸此地”不算什么,只是……“没死过”?认真的吗?
  我和怪物们站在悬崖边上,toriel询问着我以后的打算,许久不曾躁动的亡魂们发出尖锐的嚎叫,所有的亡魂都冲上来捂住我的嘴,逼着我摇头,拖着我离开。
  我本想对toriel笑一下的,这样子不太礼貌。
  但这的确让我松了一口气。
  
——————————————————————
  啊果然不管怎么说都好心疼frisk啊……我超喜欢ta的qaq。
  本来还想写福福重置走屠杀的:
  为什么?为什么哪怕我拿起了刀,我的身体仍然会在怪物面前颤抖?我曾经受到伤害的地方仍然隐隐作痛?
  这到底是为什么?
  
  最后还是算了xd。
  chara我没很详细去写,就当ta混在一堆亡魂中福没注意到吧(喂)。
话说你们能看出来福福在哪些地方死了么_(:з」∠)_
  

评论(7)
热度(20)

© 纸南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