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南针

爽了。

*sf,pf向。
*背景大概是pe之后,福与骨兄弟晚上开小聚会浪hhhh
*伏特加的话度数是40~50度,喝起来有烈焰般的刺激什么的……我没喝过以上是百度告诉我的。
*ooc,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排版……我尽力了。
——————————————————————

  当人类的身体轻轻贴在papyrus身上时,他正兴高采烈的在厨房做意大利面。
  “human!你怎么跑过来了?是等不及想尝尝伟大的papyrus的厨艺了吗!”他一边努力的试图把焦黑的面条从锅里铲起来,一边想回头看看frisk,“别着急!papyrus特制意面马上就好!”
  “papy……?”转头的动作被frisk缠上来的双臂阻拦住,在papyrus再次出声前ta有些疑惑的开了口,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呼吸喷在脸侧,浅浅的酒味让papyrus愣了一下,立刻把frisk从背后提到身前,明显过高的体温和酡红的脸颊让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sans又给你喝酒了是不是!!!天!哪!!我都跟他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给小孩子!喝酒!!”
  “shh……我才没喝酒……papy你知道吗?比起意大利面,我更想尝尝你的味道……”frisk亲昵的捧住papyrus的脸和他头碰着头,半眯着的眼睑下是盛满深情的浅金色眼眸——frisk喜欢闭着眼睛,但ta的眼睛真的很漂亮,浅浅的金色,看着人的时候闪着璀璨的流光,你甚至能在里面感受到世界,frisk心中的,美好而光明的世界。
  ta向后仰了下头,冲他眨眨眼“papy你想要一个吻吗?”话音未落就很坚决的凑了过去。
  “h,human……frisk?!”papyrus下意识的闭上眼眶,心里冒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结果等了半天都没再等到一丝动静,papyrus悄悄睁了眼,发现人类孩子头已经垂了下去,喉中溢出小小的咕噜声。
  frisk睡着了。
  伟大的papyrus才没有感到失望!
  让人类孩子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papyrus决定待会儿再处理锅中的意大利面,现在,frisk需要伟大的papyrus的照顾!
  他还要教训一下sans!他又给frisk喝酒!抱着frisk回房间时papyrus气鼓鼓的想。
  ——————10分钟前——————
  对于sans来说,坐在沙发上,手中有一瓶番茄酱,这就是他最惬意的时光了。
  就像现在这样,papyrus正在厨房捣鼓意大利面——sans觉得也许称那为生化武器更合适些,frisk不知道跑哪去玩了,总之没来烦他。没有会冲自己调情的人类小孩和精力过度充沛的兄弟,这种安静的时间实在难得。
  “如果你想在我的房间待着的话,那你得安静点,kid。”房间里传来翻动东西的声音,说实话自从sans把房间钥匙给了frisk,ta就爱上了去他房间这项活动,反正里面也没啥秘密,sans也就随ta去了。就像此刻,他只是懒洋洋的喊了一声,身体仍然陷在沙发中连动都没动一下。
  得到的回应是像是玻璃瓶摔在地上的“砰”的一声响。
  ……就知道这小孩不会听他话。
  “kid我觉得我告诉过你别乱动易碎物品……???你从哪翻出的这玩意儿?”因为担心自己踩到一堆玻璃渣子,sans没敢用瞬移,他慢吞吞的走到自己房间门口,一边开门一边对frisk进行说教。
  然后他就傻了。
  *看到趴在地上的frisk和ta身旁的酒瓶,你觉得罪孽爬上了你的背脊。
  *你觉得要是tori知道了这件事,你就要吃点“骨头”了。
  *冷笑话不会有帮助的。
  “oh my……kid?frisk?你还好吗?”犹豫再三sans还是走过去查看frisk的情况,虽然他一看到那瓶空空的伏特加就知道frisk肯定醉死了并且深感自己要完。
  “你床底下……”frisk小声回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sansy你这酒……刺激啊……”“……你还能站起来啊。”废话伏特加能不刺激吗?还有那个称呼是什么鬼啊!
  不过frisk看上去还好,除了脸红的像番茄酱说话有点稀里糊涂以外和往常没什么不同,真让骨松了口气。
  至少在sans被没站稳的frisk扑倒在地前,他是这么想的。
  “sansy你想要一个吻吗?”sans还没从景象突然变换的惊吓中缓过来,frisk便兴致勃勃的捧住他的脸,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摔在一位骨头身上,再加上宿醉,kid你明天可能会走不了路的。”他撑起身子和frisk拉开距离,看着frisk露出懒散的微笑,“吻?你是想要给我一块巧克力吗?”
  “…………”“kid?”frisk不满的瘪瘪嘴,翻身从sans身上下来,很突然的亲了一下他的牙齿,“是这种吻啦sansy~”孩子甜蜜蜜的声音。
  然而sans一脸不为所动“说真的,骷髅可没办法亲吻,我连嘴唇都没有。”他冲frisk摆摆手,“看上去你好的很,去找papyrus玩吧kid。”frisk对这反应好像有点失望,冲他吐了吐舌头就跑出了房间。
  留下sans一骨坐在地上。
  他摸了摸自己的牙齿,猛的戴上兜帽捂住了脸,先前淡然的神色消隐无踪,脸上遍布的蓝晕手骨根本遮不住,整个骨都有些发颤。
  “天、天哪……”他喃喃自语着“这对于一个骷髅来说……有点太‘火辣’了……”指骨攥住了心口的衣服。
——————————————————————
是的是想写很撩的调情和很冷的双关笑话失败的产物qaq。
我大概是废了这么点东西我写了三四天。
还想写fell和swap版的,有人想看吗qaq
我我我我想交朋友qaq!

评论(5)
热度(128)

© 纸南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