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南针

好忙。死辽。

【无题】

*cp是大狗×福
*私设很多很多,ooc更多更多
*这个大狗性格和烟枪有点像……因为我当时实在没搞清他性格……预警一下吧_(:з」∠)_
*fell那里的线路我真的搞不清啊……这个pe路线我瞎想的……有知道的好心人愿意告诉我吗……
*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

  papyrus正躲在暗处偷偷看着自家兄弟和那个人类小孩的战斗。
  “华美的sans会抓住你,把你带给我们的女皇!”他的兄弟sans一脸高傲的说道,手中的骨刺直直指向人类,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不过那个人类大概不会轻易地被打败吧,papyrus心想,他能看出人类的决心异常强大。比较值得在意的是跟在人类身后的那个奇怪的鬼魂。
  他从第一次见到人类开始就注意到了,一个短发、穿着红黑相间衣服,和人类长得很像的鬼魂一直跟在她身旁,搂着她的肩膀,伏在她耳边窃窃私语,能看出人类能听见她说的话,她常常会在鬼魂说完话后做出点奇怪但有效的举动。
  papyrus耸耸肩,好吧,至少人类没有做出杀戮的选择,他重新将注意力放到面前的战斗上(嘿,为什么人类的脸色隐隐透着恐惧?)。
  那个鬼魂看起来很焦躁的样子,她疯狂的围绕着战斗地点乱转,又重新趴到人类的肩上快速的说了几句话。人类没说话,只是努力的躲避着来自sans的攻击,好几次她都差点被打中了。
  但人类最终成功熬过了这轮攻击,现在到她的回合了。她会选择什么行动?papyrus下意识的咬住自己的指骨前端,真奇怪,他总觉得眼前这一幕已经发生很多次了……但这才是第一轮啊?
  这种既视感已经不止一次的出现了……好吧好吧,papyrus你得冷静点……卧槽?他一边窥视着战斗一边尝试把奇怪的既视感压下去,但他失败了。
  人类做出了选择,她选择了……调情?!
  papyrus陷入了茫然之中。
  *你对sans说你喜欢他。
  *sans看上去受到了惊吓,他的脸变红了。
  *……seriously?
  “天哪这竟然真的有用……”frisk嘀嘀咕咕的趴在chara肩上,被chara捏了把脸,“是啊,我也很惊讶……不过除了这个以外的选项都选过了,这个再没用可真没辙了。”“嘿chara别捏我的脸!……嗯,希望这个选项真的能帮助你结束战斗吧,这个小骨头可真难缠qwq我们都死了多少回了……”
  “人类你,你说什么?!”那边sans还在震惊,这是第一次有人说喜欢他!虽然对象是一个人类……他犹犹豫豫的开始了自己的进攻,这被chara轻松的躲了过去。
  *你再次告诉sans你喜欢他并且想和他约会。
  *sans看上去快要爆炸了。
  “人类你是认真的?哦天哪华美的sans是第一次接到告白……”sans捧住自己的脸,眼眶里的五芒星光芒闪烁,因为激动,他攻击的力度在减轻,这让chara轻松不少。
  “chara你注意点……我觉得这场战斗没那么容易结束……”“嗯我知道,我会小心的。”temmie偷偷从背包里探出个头,它常年在地下世界转悠,比chara和frisk更了解这里。
  *你告诉sans你喜欢他并且想和他约会。
  *sans看上去……冷静了些。
  “人类!虽然你看上去诚心诚意,但华美的sans是不会和你这种低贱的人类约会的!”
  *你告诉sans你喜欢他并且想和他约会。
  *sans完全冷静了下来。
  “人类我知道你很喜欢我,但就像我说的,华美的sans绝对不会和你约会的!你还是赶紧放弃抵抗投降吧!”
  *你告诉sans你喜欢他并且想和他约会。
  *……我猜这已经没什么作用了。
  “我的天哪……难道一定得战斗吗?!”chara手忙脚乱的躲闪着攻击,说实话,她快撑不住了。“不不不不不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除了战斗以外!”frisk捏着chara的肩膀尖叫道“再撑一下,再撑一下chara!”chara胡乱点了点头,啪的一声摁下了饶恕。
  “人类,你得准备迎接华美的sans最后的致命攻击了!”sans的眼眶里闪着嗜血的光,很显然他非常有自信这一轮攻击能够杀死chara。
  惨白的骨刺一根接一根从地上冒出,而且这一次骨刺的长度让人吃惊,chara轻轻的吸气,很好,她又得死了。“chara跳!快跳!”骨刺快速逼近,frisk惊慌的嚷嚷着,在chara起跳的同时死死拉住了她的衣领。
  人类能跳的距离有限,然而frisk硬生生拖着chara强行跃过了这个必死之局,一放下chara她就又开始叫“chara chara!摁调情!照着我的话说!”
  *你告诉sans你喜欢他并且想和他约会,最重要的是你会做蝴蝶面。
  *sans看上去真的很惊讶。
  “你竟然没死!等,等等你说什么?!你会做蝴蝶面?”chara重重喘了口气,勉强应了一声。
  而papyrus,他一脸怀疑骨生的看着sans和chara跑去约会了……地点是sans最喜欢的某处野外……他还听见sans嚷嚷着要给chara尝尝自己做的蝴蝶面。
  他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尘土,感到自己空荡荡的颅内一阵疼痛,这都什么事啊……
  “唉,还好我知道一条捷径。”papyrus叹着气,出现在一片密密麻麻的灌木后,不远处就是sans和chara——绝佳的视点。
  sans正在兴奋的和人类讨论着蝴蝶面,那个鬼魂扒拉在人类身上听了一会儿后,飘飘悠悠的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他真希望他的兄弟能冷静点,papyrus捂着脸心想,他到现在都不知道sans和人类是怎么莫名其妙发展到约会的地步的。
  “啊我希望他们能慢一点——我真的快要累死了!”他的头顶传来小小的哼哼,然后他感到一个凉凉的东西趴在了自己的头上“哇哦这有个人哎?是之前遇见的高个子骨头!他在这儿干嘛?”那个东西自言自语着——是那个鬼魂。
  papyrus忍了一会儿那个嘈杂的鬼魂的叽叽喳喳,最后终于忍不住伸手把她拽了下来,“小鬼,没人说过你很吵吗?”他压低声音问道。
  “chara有时候会这么说,但反正也没人能听见嘛。”鬼魂很迟钝的回答了他的话,话音一落又抱住了他的手臂“嘿,你能感知到我?这可真让人惊讶……等等,你能感知到我?!”她终于反应过来了,松开手猛的退开,“这这这这怎么可能!你竟然能感知到我???可这不符合常理!”她尖着嗓子嚷嚷,声音之大让chara都忍不住看她那个方向了。
  “冷静小鬼,你会惊动他们的。”papyrus有点担心sans会发现自己,赶紧把她拉到自己身旁,“你叫什么名字?”他随便提了个问题来转移这个很呆的小鬼魂的注意力。
  “frisk,可是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个人类?”“对啊,可是……”“你为什么跟在那个人类身旁?”“你说chara?chara人超好!我想帮助她离开这里!”几句话的功夫frisk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她原来还很纠结的问题也忘到了脑后,真是个笨蛋,papyrus想,这种性子可不适合在地下世界待着,难怪这么小就死了。
  sans那边大概还要一会儿才能结束,papyrus转身面对frisk坐好,一边从口袋里摸出奶油喷罐一边懒洋洋的问她问题,frisk的袖子还被他拽着,想走也走不掉,只好跟他聊天……我的意思是,被套话。
  说是被套话也不尽然,papyrus只要提一点问题frisk就一股脑全说出去了,随便哪个有点心计的都能把她和她身边的人摸个一清二楚。
  “我猜你该走了kid?他们似乎已经好了。”papyrus指了指身后,又拉住急急忙忙想冲回去的frisk“别跟你的朋友提我可以看见你这事,就当这是一个秘密好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后来papyrus没怎么看见过frisk了,他只在卖给chara黑面包时看见了她,闷闷不乐的飘在chara旁边,脸蛋鼓鼓的看上去特别可爱,他没忍住掐了一把,然后镇定自若的看着疑惑的chara“你肩膀旁有只虫子,嗯,现在没有了。”他冲捂着自己腮帮子一脸惊怒的frisk眨眨眼,垂下的指骨轻轻搓了搓,比他能烤出的最好的黑面包还软。
  因为chara似乎是个善良无比的人类,papyrus还在审判长廊跟她打了一架,不过他稍微放了点水,chara没费什么力气就过去了,那时papyrus没看见frisk,大概是被自己吓着了?papyrus这样猜想。
  之后又过了好几天,他才听到消息说人类解开了结界,女王正式宣布收养她,王子已回归,怪物们正在努力尝试着善良以防吓到地上的人们。
  如此这般,又过了一个多月,怪物们才离开了地下。
  sans兴奋过度的打算给人类一个好印象,muffet在地上也开了家自助餐厅,ntt很快成为了让人疯狂的娱乐界新星……怪物们在地上的生活过得很好,一个多月的改正显然卓有成效。
  papyrus倒仍然闲着,偶尔会出去卖卖小黑面包,不过他也不常在家待,更多的时候,他在女王的新家里。
  “这不符合规矩对吗?我会让妈妈把你扔出去的!”“我猜女王陛下暂时没有时间管我,她要陪自己的伴侣呢。”papyrus指了指身后——toriel正在试着约asgore出去逛一逛。“那你就离frisk远一点!”chara压低了声音以免打扰到爸爸妈妈,怒气冲冲的说道。
  她是在回到地上后才发现papyrus也能感知到frisk的,本来她还想着frisk能多个朋友也好,能看出frisk其实是很寂寞的。
  结果papyrus竟然对frisk图谋不轨!时不时就把frisk搂在怀里,捏捏她的脸,揉揉她的头发,拽着她的袖子不让她乱跑。
  这也就算了,有一次他还亲了frisk!还说自己只是不小心!呸!谁信啊!
  “我可没对她做什么……”papyrus抱紧窝在自己怀里打盹的frisk,低下头方便她抓着自己的帽子“不过她真的蛮可爱的,对吧?”是啊,可爱、天真、孩子气……真的美好到他不想放手啊。
  后记:
  关于那次“不小心”亲到的事情
  frisk(和chara说话):chara你看这个!这个超级有趣的!哎papy?有什么事……哎?
  papyrus(凑上去亲她并迅速坐正):啊没事kid,你们继续。
  chara(理智崩断的声音):我今天就要打死你这个厚颜无耻的骨!
  papyrus:只是不小心碰了下她而已,我也没想到她忽然转头啊。
  chara:我呸!
  *很抱歉,你充满了love,你不能和papyrus战斗。
  frisk:chara?你和papy好像不大对劲……出了什么事吗?
  chara:……不,没什么。
  后后记:
  frisk有时候会心情不好,asriel和chara都没法哄她开心。
  但papyrus可以。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后来chara放弃了将frisk和papyrus隔离。
  
——————————————————————

emmm其实这里的chara是和frisk一样的小天使,只不过私设frisk比chara小一些,所以chara其实有点妹控2333关于她跟papyrus对峙这事儿,其实就是心里不爽,毕竟谁家养的大白菜给猪拱了都会不开心,尤其是这株白菜帮了你很多,还特别可爱。
(我tm在说什么玩意儿)
总之注意下我没想黑猹_(:з」∠)_

评论(4)
热度(68)

© 纸南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