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南针

好忙。死辽。

【swapfell-red】“花精灵”

*红莓×福
*私设:时间线在chara来到地下之前,福莫名苏醒在地下瞎晃荡的故事√刚开始不能被看见也不能被听见,但在无意中和一朵回音花共生在一起后就可以借它和别人说话了
不知为什么,sans可以看见和听见frisk,就像她只是个普通的人类那样
福私设女,心地善良,温和,胆子不大,有点爱哭
*ooc上天
*写这篇时我还没搞清楚fellswap设定,所以地图是照着原版来的,大狗性格我也没搞清楚……我以为他性格和fell!sans差不多……就私设成这样了qaq(所以我都不好意思打sfr的标签……)
*文笔是小学生水准,求轻喷
——————————————————————
  作为皇家护卫队的队长,sans永远是很忙的。
  他要忙着管理他的下属们,和alphys训练,管教他那一无是处的懒骨头哥哥papyrus……每件事都要耗费他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尤其是管教papyrus,他那愚蠢的哥哥懒(以及不要脸)的让他吃惊,“好的my lord,我会注意我的个人卫生的”“是my lord,我不会再在站岗时间睡觉了”papyrus总是这样说着,然后继续我行我素。
  这可真是让骨心烦,所以sans有时候会去回音花那里走走,让自己放松下,那儿没什么人,可清净得很。
  “但当然,华美的sans能解决所有麻烦!”他对着回音花洋洋得意的嘀咕着,又甩了甩头试图甩掉那些烦心事,sans向前走去,他想去看看那些回音花重复的话有没有改变。
  “我想要一些LOVE……别盯着我……怎么,你是想打架吗……嘿这里超级空旷耶……”啊真没劲,没什么太大的变化,sans用指骨一朵朵的点过去,熟悉的声音和对话未免让他感觉有点无聊,“我不大喜欢这……我们的王,他是最棒的……人类,人类必须死……”突然,sans的眼角掠过一个黑影,他立刻转过头厉声喝道,“谁?!给我滚出来!”视野内空无一人,sans熟稔的变幻出一根骨刺攥在手里,举起骨刺来制造压迫感,他迈步向那方向走去,眼眶中的红色五芒星散发着红光。
  “华美的sans建议你最好识趣点赶紧滚出来,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这是什么?”已经快走到路的尽头了,sans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他咬牙,开口威胁那个躲在暗处的黑影——他相信自己不会判断错的,这地方就是有人!不过他的话没能说完,他发现了些更加有趣的东西。
  一朵火红色的回音花。
  小小的一朵,长在路的尽头。
  sans诧异的睁大了眼眶,他从没见过长成这副模样的回音花!前所未见的新奇东西瞬间就勾起了这位看上去成熟稳重实则还没长大的小骷髅的兴趣,他快步跑到那朵回音花面前,小心翼翼的用指骨碰了碰它。那朵花晃了晃,传出一个声音“发生了什么?”是一个年轻的女声,听起来很温柔,sans以前从未听到过这种声音。
  他又伸手碰了碰那朵回音花,想要再听一遍,但这次,回音花说出了截然不同的话语“这朵花的颜色……变了”前所未见,前所未见!从来没有回音花可以在无人开口的情况下说出别的话语!sans彻底兴奋起来了,这可能是新品种的回音花,而发现者就是华美的sans!sans眼眶里的五芒星像着了火似的,散发出幽红色的光焰,他扔掉手里的骨刺,继续碰触着这朵与众不同的小花。
  “天哪……我们正在融合……”“这样的话别人能听到我说话了呢”“这地方好偏僻,没什么人来这儿”“也许这是好事……”“我们当初的计划出了差错吗?”“我真希望他没事……”一句一句的话语接连不断的从回音花里传出,而sans则兴奋的继续碰着它,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那个,你可以不要把头凑那么近吗?火焰会烧坏我们的……”一个轻细的声音说道,sans这才注意到,他太沉迷于去倾听花朵了,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头已经快贴上那朵回音花了。“这可不是火焰!它不能使任何东西燃烧的!”他一边嘟哝着一边抬头,然后猛的后退了一步“你你你你是谁?!”
  “我吓到你了吗?我真的很抱歉……”那个站在回音花后的女孩歉意的笑了笑,冲sans弯起眯着的双眼,“我叫frisk,你叫什么名……哦别这样……我是个幽灵,我已经死了……你没法碰到我的……”“灵魂可不能在身体消亡后还停留于世,你觉得我很傻吗?”sans歪着头冲她冷笑了一下,骨刺穿透了她的身躯。
  “……那你是花精灵咯?”sans盘腿坐在地上,刚刚他的攻击对frisk完全无效,frisk甚至还展开双手给他看了看骨刺穿过她身体时荡起的涟漪,所以这会儿他俩终于能坐下来好好聊聊了。
  “不,我是幽灵……顶多只是和这朵花共生而已”frisk轻轻的道,她的声音真的很温柔,“回音花里的话是你说的对吧?”“嗯……”“所以你是回音花精灵!那可真酷!你应该是第一个回音花精灵!你化形还没有很久吧?那样的话没有实体很正常!”不管怎么说,sans坚信自己碰到了一个比较傻的花精灵,她连自己是花精灵都不知道!
  顺便说一句,sans所知道的所有关于花精灵的知识都是从undyne那得到的——通过各种动漫,当然。
  “我之前看到的黑影是你吗?你为什么跑那么快,你会飞?你可以离开你的花吗?”“也许吧……我想那是飘……?花的话短期的离开是可以的……”“那你肯定是花精灵!undyne的历史纪录片上花精灵都是这样的!”“我想我不是……”“也许你之前不知道,但现在,华美的sans告诉你了!”sans打断frisk的话下了定论:不管frisk之前觉得自己是什么,反正现在,她是花精灵了。华美的sans绝对不接受反对意见!他任性的想。
  “好吧……如果你想的话……sans?”frisk盯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sans顿时开心起来,他煞有其事的清清嗓子“很好花精灵,现在,华美的sans给你认识我的机会——我,sans,华美又危险的皇家护卫队队长,我的实力非常强大,像你这种娇弱的花精灵能和我成为朋友是很荣幸的事情,因为我会保护你的!”
  “娇弱的花精灵frisk”:“……”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好点了下头,这在sans看来就是同意的表现了。
  “明智的选择!现在华美的sans要回去了!但不要太难过,华美的sans还会再来陪你的!”sans兴冲冲的摆摆手,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新朋友……好久没有过了啊……”frisk站在原地看着sans跑远,慢慢退回回音花下藏好,轻声对回音花说道。
  时间过得一直很快,距离认识frisk的时候已经过去三个月了,现在,sans训练完回家前都会绕到回音花丛那边去看看frisk,不然她一个人在那儿多无聊啊……反正sans不能忍受只待在一个地方不动,更何况他说好了要保护她的,她又不爱说话,有什么事也不说,万一给谁欺负了可怎么办?
  虽然别人碰不到她,但花精灵的本体可不能受到伤害,sans还专门跑去问了undyne呢!
  虽然undyne一直问他问这个干嘛,papyrus那个蠢货也问他为什么最近回来的那么晚,但sans都敷衍了过去,他不大想和别人谈起frisk。
  这个稀有的花精灵是他发现的,当然就是属于他的,谁也不能抢走她!
  不过,sans发现frisk有一些观点很奇怪,她不希望伤害任何人,相信任何事情都会有一个和平的解决方法……这种观点摆在地下世界甚至都活不过一天!
  他尝试说服frisk,这个新生的花精灵不知道怎么形成的奇怪观点,他得在她还小时帮她改过来。作为frisk的所有者,sans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她纠正不对的认知。
  嗯……意料之中,他失败了。
  他和frisk吵了一架(或者说是他单方面的吵架),frisk不肯听他的话,他一气之下就说了些很偏激的话……
  理所当然的,他们闹翻了。
  “papyrus,如果你的所有物观点与别人完全相反,你也说服不了她,该怎么办?”最最重要的是,如果你们吵架了,你让她伤心了,该怎么办?sans觉得自己好像是做错了……他不应该对frisk喊的,也不应该骂她,他应该温和一些的,她还小呢……但他又拉不下面子去道歉……所以他已经好几天没去看过frisk了。她过得怎么样?有被人欺负吗?她那么爱哭,会不会正因为他的话而哭的很难过很伤心?sans为此焦虑的要命。
  “所有物?lord你最近回来晚就是因为这个?您看上谁了啊?”papyrus懒洋洋的抬起眼皮笑道,sans一直是个没开窍的孩子,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摆在了自己的实力上,很难想象他竟然会为自己的感情烦恼。
  “这和你没关系蠢狗!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sans气恼的喊了一声,抬起骨刺指着papyrus“现在,回答我的问题!”“ok,ok my lord,别这么激动嘛……”papyrus举起双手试图安抚自己的兄弟“如果是所有物的话……杀了她,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这种事lord您应该最擅长了。”他的嘴角牵起有些冷酷的微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sans恨恨的跺了跺脚,“我的意思是,不杀掉她,而且不会让她伤心的方法……”这可真让人惊讶,sans这态度可不像是对待所有物啊,不过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papyrus不打算对此发表什么意见“那就保护好她my lord,只要您能够护好她,她的观点再奇怪都不会有任何影响的。”“好主意蠢狗!你终于有点用了!”
  这就是为什么sans这天提早结束了训练跑回家找了个花盆犹豫再三后还是跑去了回音花丛的原因。
  他跑到回音花丛的尽头,找到那朵回音花,蹲下身子挖土时周围都是一片寂静,熟悉的女声没有出现,sans也没看到任何黑影,那个花精灵果然生气了,sans一边把火红色的回音花捧起来放到花盆里一边想,但只要她的本体在自己这儿,她就必须得跟着他走了。
  在sans小心翼翼的抱着花盆往回走时frisk终于开口了“你……你想干嘛?”她从一堆回音花里站起身——她总是下意识的把自己掩藏起来,声音又小又轻的问道。
  “喂花精灵,华美的sans想过了,既然你不愿意改变自己的观点,那华美的sans就委屈下吧!我会把你带回我家,华美的sans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以后你可以一直保持着自己的观点了!没有人会欺负你的!”sans努力摆出高傲的样子,指骨却紧紧握住了手中的花盆,“现在,花精灵,和华美的sans回家吧?”
  后记:“呃……lord,这就是您的所有物,一朵颜色奇怪的回音花?”papyrus真的觉得自家兄弟可能忙的太过,终于傻掉了。
  “papyrus你闭嘴!”sans把花盆往背后一藏,声音凶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蠢狗在想什么!给我让开!”看到papyrus向旁边退去,他“噔噔噔”的跑上楼梯,进了自己房间。
  而papyrus有些惊异的瞪大眼眶——刚刚那朵回音花晃了一晃,他清楚的听见里面传出一个女孩温和的声线“你好,你是sans的哥哥对吗?很高兴认识你。”现在papyrus觉得自己是不是睡得太多,已经睡出幻觉了……
  后后记:本来sans一直等着frisk有了实体后给papyrus和undyne看看的,可惜frisk作为一个幽灵怎么都不可能拥有实体的……
  所以后来sans终于意识到了——回音花精灵就是虚无缥缈没有实体的存在。
  为了这个他还安慰了frisk好几天,因为他之前一直跟frisk提实体的事,现在怕她知道自己和正常花精灵不一样后难过……

评论(12)
热度(77)

© 纸南针 | Powered by LOFTER